联系善志 / 网站地图

老上海的记忆 中西合璧的典范——上海雍福会

上海雍福会

  由于历史原因,上海成为了一个被东西方文化所冲击并交融的地方,放眼外滩,耸立着一栋栋充满着异域情调的建筑,仿佛想向人们诉说是在漫长岁月中积累沉淀的故事。在永福路上有一栋西班牙风格,有着近百年历史的两层楼老式洋房,老一辈的上海人对于这栋看似神秘的建筑并不会太陌生,这栋建筑在很久以前其实是英国领事馆,时至今日,这里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领事馆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能够足以勾起人们的老上海情怀的雍福会

  雍福会的主人是上海第一代华人服装设计师汪兴政先生,作为服装设计师的汪先生十分喜欢这座融汇了多元文化气质的洋房,因为正好符合了他本人独特的审美观,并于2001年租下了这处原本属于英国领事馆的宅院开始筹建雍福会。在历经了三年多的时间的精心筹划建造之后,终于把这座原本看似普通的建筑打造成了充满诗情画意的艺术精品。

上海雍福会

  来到永福路200号的雍福会,最先见到的是只有半车宽的大门,墙上用正楷书写的“雍福会”和其英文名“The Yongfoo Elite”排列在一起,配以红墙灰瓦,无不都在向来此的每一个人诉说雍福会是家揉杂了中西文化的会所。下面的浮雕图案采用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代表“福气、吉祥”的蝙蝠莲花图,大门旁边那充满了老上海情调的招牌则充满了古典的奢华感。

  沿着小径步入雍福会,小径两侧栽种了不少松柏冬青,这些树把庭院遮了个严严实实,整个院落里成列了近千件来自汪先生本人收藏的古董,加之众多独具匠心设计出来的亭台楼阁和参天古树,这些树栽种的时候都要看属性,将中国古代的“金木水火土”等元素发挥调和的恰到好处,按汪先生的话讲就是要用“美术”这种国际语言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悠久历史文化表达出来。

  主楼是一座典型的上海老洋房,亦如大门一样低调,给人的感觉那是某户旧上海的大户人家,门上有一块匾,上书“聚德堂”三字,意为德才兼备德的意思。进入门厅,你会发现这个面积不大的门厅却别有一番韵味,铜制西式顶灯发出的黄色光晕和湖蓝色的雕花墙布搭配的相得益彰,毫无突兀感。门厅中有一块匾额乃刘墉真迹,上面写着意为放松一下,自由自在的“履无咎盦”。匾额下放是一个壁炉,上面放着乾隆时期制造的香炉。走过西式吧台,转向左边,便是位于一楼的用餐区,用餐区的面积不大,布置的却很精致,墙布的颜色是金黄色的,窗幔显得较为特别,红色的绣着孔雀尾羽,而蓝色的则横着垂下,餐桌前的座椅是清一色的复古风欧式座椅,餐桌上的白色桌布全由手工缝制,上面摆放着一个个银色方盘,方盘中又放着白色餐盘。用餐区中还陈列着旧式橱柜,里面的古董也都来自汪先生的收藏,餐厅中央有一副特别用琉璃烧制的对联,上面写着“东鲁雅言诗书达礼 西京明训孝弟力田”,在这个近乎欧式布置的餐厅中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坐在如此环境中就餐时会感觉到这个地方作为餐厅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上海雍福会

  作为服装设计师的汪先生,自然有他自己的一套思路和想法,给人的感觉就好比是凡高的画,色彩鲜艳,加之强烈的对比,又犹如毕加索的那些令人无法一眼就看透的抽象画,在看似繁杂的笔触下隐藏的却是另一番含义,正因如此,所以也只有充满了多重复杂的浓烈的个人特色,以及深厚的艺术功底的他才能创造出在如今多如繁星的会所中独树一帜的雍福会。

  对于人们而言,老上海情怀并不仅仅只存在与记忆之中,不应该只是那个年代的标志,而是已经升华成为了一种强烈的信念和一份浓烈的情怀。对于这些汪先生说筹建雍福会花了三年,试菜花了三年,构思的结果是一个多元的、丰富的、跨度很大的组合体,他一直在思考什么样的菜色才能搭配这样的环境,他要用雍福会构筑记忆中的老上海,实现他常年以来的中西合璧的设计理念。比起西餐来他更想做中餐,现如今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知道了中餐,更是爱上了中餐,但在世界上中国菜却依然很难和西餐抗衡并占得一席之地,究其原因,无外乎是文明程度的差异,相较于中餐而言,西餐除了口感之外,讲究的是附加值,享用西餐,吃的不仅仅是味道,更是一场视觉盛宴和享用餐厅所带来的优质服务,而客人对于中餐的要求就简单的多,好吃就可以了。可以说雍福会吸收了中西餐的优点,把西方的一些做法吸收过来,融会贯通。整个人类社会发展了数千年,很多东西都到了一个瓶颈期,技术上的限制使得人们将努力突破瓶颈的眼光放到了为产品寻找附加值上面,而雍福会的优势和成功之道便是建立于菜品的附加值之上的,说到底只有做到跨文化和跨行业,最终达到大同才是必须努力的目标和方向。

网站导航
SITE NAVIGATION